您的位置 : 三木网 > 小说资讯 > 地狱之王的烈火美人儿在线阅读_地狱之王的烈火美人儿小说阅读

地狱之王的烈火美人儿在线阅读_地狱之王的烈火美人儿小说阅读

今天小编带来地狱之王的烈火美人儿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春日花开,原来,有那么一个人,她从铺满荆棘的血路上来;她淡漠如冰,却也热烈如火;她嗜血如命,却又天性善良;在那片暗无天日里,血肉模糊的她,对你,是灾难?还是,救赎?

第2章浴火契约(二)

萧一黑眸紧蹙,对上古零,两人均沉下气息,看来这些岁月当真是太过清静了,没有闹腾起一股弑杀的血风让这天地恐慌一下,看来是他们错了。

狱皇缓缓咽下口中的烈酒,金瞳像一团燃烧的火,看向帝妖时只让她瞬间感觉像是已经被烧焦了。

大殿众人皆都屏息静气,奏乐起舞的姑娘们一时不知该停还是该舞,萧一刚想开口便被古零按住,睿智的黑眸轻眨,皇尊的本意可没那么简单。

萧一挑眉,俊朗的轮廓稍有迷惑后便了然开来,那他静观其变好了。

狱皇寻了个舒服的坐姿后放开帝妖,修长的手指夹起一枚桂果扔进嘴里,“歌舞继续,停着做什么”。

帝妖可没什么兴趣看歌舞,狱皇刚刚的意思是要大开杀戒了?如果是面对其他人她帝妖或许还会有些踯躅有些心软,但如果是苍穹界,那么就算是血流成河她也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睛。

“桃美人,你来说说”,狱皇的态度漫不经心,被点到的桃美人坐在最后方,一身粉衣艳丽芳华,黑发斜插一支同色步摇,举手投足间叮咚做响。

忽得被点名,桃美人有片刻的慌乱,但很快便镇定下来,她缓缓站起身隔着歌舞恭敬的低头回答,“桃衣觉得自是要惩治惩治才可”。

“如何惩治”?对面众高官里古零开口了。

“这,”桃美人面有为难,她一向都避免纷争,避免战乱,她不喜欢算计别人。

“那箫美人来讲讲”,箫美人,顾名思义,玉手一把碧绿长箫长年不离身,为人清冷傲慢,只见她黑眸微动,恭敬的起身,“箫筱个人的意见便是讨伐,我们极地虽然不问世事,但不代表可以任人肆意挑战”。

狱皇面色散漫,俊美无俦的侧脸被殿里的夜明珠照得分外邪气,金瞳扫一遍大殿,目光略过萧一古零时微微一顿,顷刻间便定在一直安稳不动的帝妖身上。

女子一身红衣仿若浸在浓稠鲜血里,芳华潋滟里携带某种致命杀气,你一靠近便像是已经在地狱,她的气息就算你再怎么想要漂白可还是会被黑暗吸得半点不剩下,帝妖精致的五官里有着他从未见过的沉着与狠厉,小脸因为先前的静脉逆转还有些苍白,她就连参加晚宴面对他的众部下都只是随意的装束,或者是根本就不想打扮。

对于帝妖,狱皇说不上是什么心思,除了得到他想要的外,其他的,暂时,他还理不清楚。

帝妖目视前方,脑海里高速运转,这狱皇到底是搞什么鬼,他的武将他的得力助手一个不问,到是问些常居在后山的女子,此居所谓何意?

“妖儿,做为鬼谷神渊的皇妃,本皇觉得你应该已经有了主意”。

妖儿?帝妖眉头紧蹙,对于不亲密的两个人,她非常讨厌别人这样唤她,尤其是一开始就已经将话撂得清楚明白的男人,她的整个神经都在排斥这种貌合神离的亲密。

不过狱皇再怎样还是她的救命恩人,虽然是以某种利益换取的结果,但她会履行承诺,装温婉装乖巧谁不会。

帝妖唇角轻扬,“皇尊可别折煞帝妖,我是有主意,但和众姐妹的差不了多少意思”。

“帝妃但说无妨,差不了多少那也是有差别的”,狱皇倒是一副好人的样子微笑望着她,眉眼里还装了把深情款款。

帝妖心里冷哼,这男人习惯杀人与无形,一不小心就会着了道,唇角微勾,“依帝妖看来,那苍穹界早就该除,他们若是为善于世间万物那也就罢了,可他们偏偏却是无恶不做,玄幻大陆多少年来皆都保持平衡和睦的关系,如今这苍穹界看来是想要打破这种宁静了,他想占地为王,那也得看皇尊肯不肯了”。

“哦?如若本皇不肯呢”?

帝妖面无表情,“那便只有挫骨扬灰打入三界轮回之外了”,剔除一身灵力再生生撕碎灵魂,三界外那也就是永生都得不到轮回,只能随风化去,即使你活着时再怎么猖狂,可一旦被扔出轮回,那也就只能灰飞烟灭。

谁都知道帝妖的狠厉绝对是没有情面可讲的,杀人不眨眼间还能回眸投以邪媚微笑的女子,除却狱皇,那绝对是地狱深处最毛骨悚然的存在。

“帝妃的意思你们听得明白?”狱皇淡扫一眼他的众部下。

坐有最前端的一位老者顺了把胡子扬声道“属下深知皇妃与苍穹界结怨已久,只是皇妃现下要考量的是我鬼谷神渊,而非幽冥狱,苍穹界时至今日已经分外强大,岂是说铲除就能铲除的”。

高位上的帝妖眉色不动,神情冷若冰霜,她心里嗤笑,都是一群狡猾的狐狸,她帝妖不傻,“本皇妃也只是提了提个人的意见,大家也就随意听听便是,真正怎么做还得听从皇尊安排”。

狱皇眯眼看了看说话的老者,浓眉微拧,“苍流,帝妃是鬼谷神渊的第二主人,她的事便是鬼谷神渊的事,一家人怎能分成几批”,看似批评的话却让帝妖不由冷笑,好个一家人,坐上这位子她深知是为了什么,一家人,最起码在过个几万年里也没有可能。

苍流面有愣神,皇尊这是在维护帝妖?可他和古零几人都知道这位皇妃的由来,皇尊的心思他怎么有些搞不懂了,转头望一眼古零,古零耸耸肩,搞不懂就对了。

大殿里的舞曲已接近高潮,坐在一旁的众美女均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话题卡在这里狱皇没有再继续的意思,大手举起酒杯,“来,今晚本是轻松的小聚,为了庆祝帝妃平安归来大家都干一杯”。

大殿中所有人举起白玉酒杯,不管私下里怎么不满,但面上还得装得恭恭敬敬“欢迎皇妃归来”。

帝妖看了眼桌案,素手轻捏杯底,“多谢”。

舞女们鱼贯退去,大殿里一片酒肉开怀,狱皇的政策一向轻松,待人待事基本不显山不露水,所以在鬼谷神渊里的众妖兽们虽然忌讳狱皇的实力,但碍于狱皇长年来温吞着性子,他们便也大了胆子。

高位上的狱皇徐徐缓缓的喝着小酒,间或兴趣来时剥一颗圣果递至帝妖嘴边,帝妖敛下眼睫,忽视那些不断射来的异样目光,反正已经是在风口浪间,多一事少一事都已无所谓。

张口含下圣果,酸酸甜甜的味道化开在喉咙,帝妖享受着狱皇的服务,却也深谙投桃报李之意,玉手捏起酒杯轻贴上狱皇那自宴会开始就一直邪肆勾起的薄唇,男人舌尖轻舔一圈杯沿,金瞳琉璃炫彩,下唇含住帝妖的手指轻轻一吮,然后才就着玉杯缓缓喝下。

帝妖面无表情的压下胸口即将爆出的郁气,她说过,她非常讨厌这样的亲昵,但是,狱皇总是想要去挑战她的底线。

推杯换盏间殿下群臣皆都有些醉意了,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摇摇晃晃的从位上站起来,手中一杯清酒轻轻晃动,对着帝妖,眼神迷乱,“一早就听闻皇妃的容貌艳丽无双,今日一见,传闻果真不假”。

胖男人微醺的酒嗝后,霎时一地寂静,帝妖就算再不济那也是高位上稳坐的皇妃,不管别人私下里怎么谈论但今天真正拿上大殿且对着鬼谷神渊的众高层与众美人儿,这是大不敬,且看那胖男人眼里不干净的神情便只让人非常不舒服了。

狱皇金瞳沉下,眼角一丝戾色划过,却并未有任何动作,古零、萧一、苍流对视一眼后按兵不动,之前被狱皇问话的几个美人儿均都垂眸屏息静待帝妖动作。

帝妖黑眸轻眯,微扫一眼盯着她不放的胖男人后,缓缓起身,红色长袍随着她的动作一路妖娆蜿蜒,她的步子很缓,姿态优雅的从高位上徐徐走下,眉间一点朱色艳花衬得整个面庞都是邪魅,她轻轻走至胖男人面前,红唇微勾间黑眸戾气横生,胖男人惊愣着双眼还没反应过来时便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嘴角随后间喷出的鲜血溅在帝妖火红的长裙上诡异妖艳。

大殿刹那的寂静后便响起此起彼伏的吸气声,一招毙命,根本就没有出手,只是稍用意念便将几百万年的豹子精瞬间秒杀,而且干净利落。

地上的胖男人微微几个抽搐间原形毕露,百万年的花豹精也算是猖狂了一些岁月,它绝对想像不到自己的结局会是如此不堪,不,真正不堪的它永远都料想不到。

帝妖一手附在身后,一手扬起用力一握,嗜红色的灵力倾泄而出,眼看就要罩上那已经没了气息的花豹身上,忽得一道白光晃来,怀抱狸猫的女子倾身跪在帝妖脚下,却是向着狱皇的方向,女子言语急促,“皇尊,我哥哥罪不致死,他虽然平素嘴上没个遮拦,可他并没有坏心,今日也是见皇妃貌美倾城才会一时多说了几句,可他也是倾慕并无冒犯之意,难道皇妃要将世上觊觎她美貌的人都要一一除之而后快吗?如此歹毒的心肠怎能担当我鬼谷神渊皇妃的大任”。

地狱之王的烈火美人儿

地狱之王的烈火美人儿

作者:春日花开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原来,有那么一个人,她从铺满荆棘的血路上来;她淡漠如冰,却也热烈如火;她嗜血如命,却又天性善良;在那片暗无天日里,血肉模糊的她,对你,是灾难?还是,救赎?

小说详情